国乒你龙哥,人狠话不多。天坛国乒一条街,打听打听谁是爹。

【FAITH】前篇·01

*第一人称第三者视角
*高达seed背景及设定,有私设
*本章无秦老师

C.E.65年 1.1
今天是我第一次使用这个五次加密的系统记录电子日记。要解密这个系统,哪怕是用现在最先进的“星河四代”超级计算机,也要用五年的时间。如果你看到了这份日记,那么说明已经到了我不得不把它公开的时候了。

去年9月1日,我收到了来自最高研究院的offer。说实话,我从来没想到过自己能进研究院。作为自然人和调整者的混血,全联盟排名51的S3州立医学院已经是我在人联能上的最好的大学了,尤其我的意向还是基因分子生物学。我能一路读到博士,还多亏了我遇到了一个没有种族歧视的老师。

由于持续十几年的与PLANT的战争,现在最火的专业莫过于核物理,空间物理,和与MS、MA制造研发相关的专业了。而与基因有关的学科的研究,在人类联盟已经停滞了许久。毕竟,对于自然人而言,某种程度上,基因研究等于禁忌。

所以,当我收到研究院的offer的时候,很大程度上是惊大于喜。我忐忑了整整三天,然后去报道的时候得知我入选了一个一级保密的科研项目。两周后,我正式进组。

一开始,我还只是处在边缘地位,并不清楚整个项目组的研究目的究竟是什么,只是每天分析解码上面给我的基因信息。三周后,我解码出了第一组基因信息。这组信息很奇怪,和我之前见过的任何一个自然人都不同,反而和我自己的更相似。

自然人和调整者,从基因层面上来讲,相同也不同。同样的DAN合成、复制、转录的方式,不同的组合和染色体结构。调整者的基因排列是与上帝造物不同的合理,绝对的合理,染色体也更稳定,有更长的端粒。因此,从生理角度而言,调整者拥有评论水平绝对高于自然人的身体素质和智商。

我解码的这一组基因,从稳定和合理水平上来讲绝对不是自然人。但是奇怪的是,这组基因和我在资料文献里见过的调整者的又不太一样。似乎,没有那么完美。

其实我并不吃惊人联在背后研究调整者的基因。在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里,随着第三代调整者的成长和战争的消耗,人类联盟已经逐渐丧失一开始的人口优势。针对调整者的弱点进行有针对性的打击,是最合理的战术。只是很明显,这组基因并不是来自第三代调整者。

我并没有向我的上级提出我的疑问,只是在拿到第二组基因后加快了我的解码速度,并在报告里模糊地提到了这两组基因的“不完美”,并简单提了句这组基因可能不属于“主流的”调整者。果然,几天后,上级主动找到了我。他问了我关于三代调整者发展的问题。我知道,关键的机会来了。

一般主流观点认为,第一代调整者开拓新世纪,第二代承上启下,第三代奠定地位。这十几年来,三代也是PLANT在战场上的中坚力量。第一代调整者优点突出缺点也突出,优秀的生理条件和超出自然人的平均智商,也无法掩盖其极度不稳定的心理和低下的生育率。而到了第三代调整者,精神疾病的发生率已经明显大幅度降低,生育率也逐年提升。第一代和第三代的光芒太盛,第二代调整者就晓得黯淡无光,俗称被夹死的一代。

但是我不这么认为,如果说第一代调整者是想到了通往新世界的门,那么第二代就是找到了打开门的钥匙。第三代调整者能在整体水平上有如此大的提升,第二代必然是关键。因为自然选择和人种进化不可能有如此快的速度。如果我猜的没错,项目组的核心人物也是这个观点。

果然,在经历了为期两个月的封闭考察,我进入了核心研究组。今天,我看到了这个项目最核心的机密。

这个机密位于地球上某座深山里。整个基地由五个部分组成,分别嵌在五座相邻的山体里,相互之间由地下快轨相连。我将在这个基地度过我的整个青春。

从早上八点进入基地,一直到下午两点,经过层层安检,我进入了最核心的实验室,终于见到了“他”。他静静地睡在实验室最深处巨大的培养罐里,皮肤白皙,身形颀长,黑色的头发漂散在蓝绿色的溶液里,掩住了他的面容,只能看到挺直的鼻梁。他身上插了不少输液管,还有各种检查仪器,嘴里插了气管内导管。他像一个精致的人偶,又像是传说中的海妖塞壬,任你摆布,却又带着致命的吸引。培养罐连接着一个一整面墙那么大的显示屏,上面密密麻麻都是我看得懂或看不懂的数值和曲线。每天都有专门的研究院24小时监测他的各项生命指标,他们叫他“Dragon”。

之前的上级和我说,这个项目已经进行了了十年了。也就是说,这个年轻人已经至少在这里沉睡了十年了。我忽然油然而生一种兔死狐悲的心情。随着基因技术的发展,人类对于生命的敬畏越来越少。我能进入项目组核心,八成也有我那一般调整者的基因的原因。

接下来的一段时间,我将在这个实验室,仔细阅读项目组自展开以来的所有研究数据。我有预感,这位“睡美人”将会左右这场战争的走向。

评论

© 向死而生 | Powered by LOFTER